综合报道,本月22日,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通过一份为期三周的临时拨款法案,用以维持美国联邦政府运转至2月8日,结束美联邦政府停摆三日的局面。

  美国当地时间19日晚,美参议院就为联邦政府提供资金至2月16日的短期预算案进行了投票,由于民主共和两党分歧巨大,这项法案未获通过,这意味着,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就任一年之际,美国联邦政府将因没有预算支持,陷入停摆状态。

  美国总统特朗普21日在社交媒体推特上说,美国联邦政府停罢的情况若持续下去,共和党应改变参议院规则,以51简单多数,而不是以60票的超级多数来决定政府获得资金继续运营。

  22日,美国参议院共和党和民主党就联邦预算达成临时协议,意味着美国政府将终止此前的停摆状态。

  当地时间22日晚,美国众议院投票通过短期支出法案进行投票,下一步法案将呈递至美国总统特朗普处签字,意味着政府关门状态即将结束。该法案将支撑美联邦政府运营至今年2月8日。

  美国财长史蒂芬·姆努钦(Steven Terner Mnuchin)是美国此次达沃斯代表团中首位发表正式讲话的高官,他在24日早上的发布会上表示,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在周五的发言中呼吁互惠的自由贸易。

  在被问及特朗普周五将在演讲中说什么以及是谁撰写的讲稿时,姆努钦称:“总统自己修订讲稿,演讲内容都是来自于他自己的想法和安排。我认为他的讲话和今天我们谈到的将不同。一年来他到处飞,他对来达沃斯和其他全球领袖互动很感兴趣,想确保他们能理解他的计划。”

  姆努钦补充道,特朗普将谈及很多有关他的经济政策的内容以及对全球经济的影响,并呼吁互惠的自由贸易。

  在被问及如何看待新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(CPTPP)成型时,姆努钦表示:“我们比较喜欢双边贸易协定。我们相信自由而公平的贸易。任何想和我们在互惠基础上进行贸易的人都可以来。我们希望能增加出口。”

  “今年美国派出的达沃斯代表团阵容,反映了特朗普总统在过去一年里的工作量。”姆努钦称。

  在被问及对全球化和“美国第一”(特朗普竞选及执政时的口号)的看法时,姆努钦称:“我刚刚和瑞士财长会面,达沃斯论坛已经有48年历史,这是一个重要的论坛,全球的领袖、部长、CEO们和私人投资者都汇聚于此。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,我们在这里的目标是与这些重要的同行们互动。”

  在被问及美国是否存在资产泡沫时,姆努钦表示:“美国的现状反映了一切都在正轨上运行。我们看美国的增长,一直是很稳健的,美国是一个对投资非常有吸引力的地方。”

  在被问及削减公司税会否促进投资时,姆努钦称:“市场反应是积极的。投资增长了许多,许多公司承诺了大额投资。(比如)苹果公司,他们带回了现金。250万人正享受红利。我们增加了工资和奖金。企业的反应都很开心。”

  北京时间1月22日,据Chronicle报道,于2017年11月24日新上任的津巴布韦总统Mnangagwa(姆南加古瓦)将首次离开南非大陆出访瑞士达沃斯峰会,官员透露其将参与40场会议,以期提升津巴布韦在世界的认知并带来商业机会,行程满满可谓是最拼的领袖了。

  根据Chronicle报道,姆南加古瓦总统率领去达沃斯的的高级代表团成员包括内阁部长、高级政府官员和私营部门代表等。

  他的行程表明,代表团定于当地时间22日下午4点30分离开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,以参加明天开始的重要会议。

  这是总统自2017年11月24日宣誓就职以来首次离开非洲大陆出访,此次行程以表他对复兴国际对津巴布韦经济复苏偏见承诺而努力。

  截止目前,他已经造访了安哥拉、莫桑比克、南非和赞比亚,预期他还将在于1月28-29日在埃塞俄比亚召开的非洲联盟领袖会议。

  据津巴布韦官员透露:津巴布韦总统在达沃斯要连环参加包括主会议及分会议在内的40场会议。

  在上周四(1月18日)的一场青年会议中,姆南加古瓦总统表示,此次参与达沃斯是帮助其政府组织改善与世界的关系,使津巴布韦成为公认的一个有竞争力的投资目的地。

  “我知道达沃斯峰会,我理解这个地方对于全球各国领导人参与的意义,这是世界上工商业界最强大脑的思想碰撞,这是我要去的原因,去学习,去沟通,以了解我的国家有哪些机会,这也是为未来准备,我们希望与这个世界建立更多联系,作为津巴布韦政府有义务且也是荣耀把关系转化为有益的商业。”姆南加古瓦发言时称。

  1月23日从商务部获悉,华盛顿时间1月22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对进口光伏产品和大型洗衣机分别采取为期4年和3年的全球保障措施。商务部贸易救济调查局局长王贺军就此发表谈话。

  王贺军指出,近年来美国连续对进口光伏产品和大型洗衣机采取贸易救济措施,已充分甚至过度保护了美国内相关产业。此次美方再次对进口光伏产品和大型洗衣机发起全球保障措施调查,并采取严苛的征税措施,是对贸易救济措施的滥用。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。

  王贺军表示,美方此次调查不仅引起许多贸易伙伴的关切,也遭到了美国内许多地方政府和下游企业的强烈反对。美方一意孤行,再次对进口光伏产品和大型洗衣机采取限制措施,不仅有损于美国内产业整体健康发展,也进一步恶化了相关产品的全球贸易环境。

  王贺军强调,当前国际经济复苏基础仍然十分脆弱,需要各国的共同努力和携手行动。过度、频繁的贸易保护不仅无法对相关产业起到救济作用,而且有损于经济的均衡发展,中方希望美方克制使用贸易限制措施,遵守多边贸易规则,为世界经济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。对美方的错误做法,中方将与其他世贸成员一道,坚决捍卫自身的正当利益。

  “‘一带一路’倡议是中国经济全面开放新的‘抓手’,澳大利亚参与‘一带一路’倡议具有天然优势,会给中澳合作带来许多新的投资机遇。”北京师范大学“一带一路”研究院院长胡必亮近日在“一带一路”新经济下发展机遇与挑战研讨会上表示,中澳两国在服务业开发、消费、国际产能合作等领域都具有广阔的合作前景。特别是在产业合作及金融合作领域,有特别多的联动增长,两国在银行、外汇、债券、货币政策等方面均有广阔的发展与合作空间。

  2018年,正逢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,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的巨大变化举世瞩目,而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给全球经济带来的新契机也持续受到各界关注。数据显示,以澳洲为例,如今,中国已经成为澳洲第七大投资来源地和第五大对外投资目的地,中澳在对方市场的投资存量均超过800亿澳元。

  亨达集团名誉主席邓予立对澳洲的投资机会充满了信心。他表示,作为一家在澳洲从事金融行业的民间企业,在澳洲的机遇特别多。基础设施和经济发展的巨大投资需求为企业提供了空间。但他同时提醒走出去的中资企业,应把诚信放在首位。不仅看眼前,更要看长远,要融入当地经济环境,改变短期逐利的投资结构,保持长期合作关系实现共赢。

  近几年来不断往返于“一带一路”国家进行调研的胡必亮也表示,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货物贸易伙伴,两国投资关系不断加强,人文合作涵盖旅游、教育和移民等多个领域。但是中国企业投资澳大利亚,投资结构要改变,不能单纯地炒房、炒矿山,应以互利共赢的思路进行长期合作。

  商务部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末,我国企业共在44个国家建设初具规模的境外经贸合作区99个,累计投资307亿美元,入区企业4364家,上缴东道国税费24.2亿美元,为当地创造就业岗位25.8万个。我国企业对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新增投资,比上年同期增加3.5个百分点。

  胡必亮认为,要稳步扩大对外投资,积极开展产能合作,引导我国企业到沿线国家投资设厂,与有条件、有意愿的沿线国家共建经贸合作区;鼓励沿线国家来华投资,发挥好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、边境经济合作区、跨境经济合作区等平台作用。

  胡必亮表示,“一带一路”倡议为全球发展提供了新机遇,驱动世界经济稳定增长,平衡世界经济增长动能。能够有效改善全球治理效率,创新国际合作模式,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。

  针对海外投资,胡必亮建议,企业关注汇率的变化,规避波动带来的不确定性。应发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平台作用,完善服务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金融保障体系,开展风险监管合作。